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侠不留行

第194章 石中神兵

侠不留行 独孤欢 6596 2022-05-20 22:45

  王元可不是寻常人,他是百圣盟中的一位老牌宗师,虽然只是一重天,但手段莫测,最擅长保命,却不想到老竟成了别人的盘中餐!

  燕青涯似笑非笑地盯着周龙,道:“快吃呀。”

  周龙双手发抖,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带血的肉,想放到嘴里,却最终吐了出来。

  他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对着燕青涯道:“我错了,我错了,请盟主恕罪!”

  王元是他最大的依仗,宗师境的王元都死了,他这个一品,哪里敢反抗燕青涯?

  燕青涯看到他扔在地上的肉,叹道:“宗师血肉,怎能浪费?”

  说罢他一掌盖在周龙头上,下一刻,周龙发出一声惨叫,短短几个呼吸后,他便全身融化,最后只剩下衣物。

  燕青涯如吃仙药,周龙的真气、血肉精华甚至是武功记忆,都被他统统吸纳,化成了他不断变强的养料。

  其余人纷纷对视一眼,不禁又忧又怕。

  “恭喜盟主,修成了当年魔帝沉渊的吸功大法!”

  当年魔帝沉渊先是以吸星大法威震江湖,后又创出了吸功大法,能将一个人的真气、血肉甚至是武功记忆都统统吸收,霸道至极,只不过随着沉渊消失,这门吸功大法也不见了,没想到今日又重出江湖!

  燕青涯走出洞外,看到天上血红色的月亮,仰天长笑,笑声久久回荡在北邙山,宛如天魔降世!

  ……

  桃花谷,藏经阁前。

  青鸾和其他两位女弟子把守阁前,但随着夜深,几女都泛起了睡意,靠着墙睡着了。

  顾阳一袭白衣,飘然落下,宛如一片羽毛,没有一丝声音,哪怕是身怀天绝神功的青鸾,也没有丝毫察觉。

  藏经阁前已经被打扫干净,看不见乌鸦尸体了,顾阳走到他之前修炼打坐的那块大石头前,右手握拳。

  下一刻,他的右拳轻飘飘地打在石头上。

  石头似是毫发无伤,但随着一道微风吹来,坚硬的大石头瞬间崩解,变成了无数细小的尘土。

  这便是七伤拳,一拳下去,七种劲力渗透绞杀,让人肺腑俱烂、肝胆皆伤,但外表却毫发无伤。

  锵!

  神兵铮鸣,一刀一剑在微微颤抖,原来它们竟被藏在了这大石头中,如今终于重见天日。

  顾阳微微一笑,这两个家伙总算是安分许多了。

  之前他获得了紫电剑,却没想到红祸刀和它看不顺眼,动不动就互相打架,无奈的顾阳就把它们镇于石中,以作惩戒。

  “小点声,快进来吧。”

  随着顾阳一声令下,红祸刀和紫电剑同时飞入他背后的刀鞘和剑鞘中,微微颤抖。

  顾阳又拍了一下,它们才算是安静下来。

  顾阳望着天上血红色的月亮,又想起那些眼眸血红的乌鸦,眉头微皱,是不是因为玩家将临,才出现了这些异象?

  他轻轻一叹,最后望了一眼青鸾,脚下宛如御风而行,衣衫飘舞,凌空而去,残影一闪,便是百丈横空,这份轻功,已臻至当世绝顶。

  ……

  肃州城,正午。

  一个头戴斗笠背负刀剑的白衣人进入城中,他观察着城里的人,发现这里似乎变得更乱了,大的商铺门前都聘请了武人来看护,即便是小商小贩,摊前也放着一把朴刀。

  沿街多了许多乞讨要饭的人,有年迈的老人,也有被打断了腿脚的精壮汉子,以及年幼的孩子。

  顾阳只是给一个孩子施舍了几枚铜钱,一瞬间就涌上来一堆乞丐,还有人想趁机偷窃,被顾阳教训了一番。

  他幽幽一叹,才半年而已,比之以往,肃州城更加混乱腐朽了,良善被人欺,恶人享富贵,秩序混乱,侠义不再。

  他听到最多的,就是百圣盟三个字,也有人称为百鬼盟。

  有老人哭着咒骂百鬼盟,结果下一刻就涌上来一群神色凶恶的男人对其拳打脚踢,若非顾阳出手救下,老人就要被生生打死了。

  但老人丝毫没有活下来的喜悦,他本是一方大户,修桥铺路周济贫良,却被百圣盟的人夺走了家业,杀死了子女,跑到衙门前击鼓鸣冤,衙门却紧闭不开。

  看着他绝望的眼睛,顾阳知道,他手中的刀,杀得了恶人,却治不好人心。

  百圣盟是数十个魔派联盟,并不是一个固定的门派,而比百圣盟更可怕的,是许多人打着百圣盟的名义,去做那杀人放火的坏事,尤其是那些人中,很多都是曾经淳朴的百姓。

  百圣盟就像一个魔盒,释放出人心中的丑恶,只要打着百圣盟的名义,就算杀人放火官府也不敢管,辛辛苦苦一辈子才只赚几两银子,抢一次商铺则能赚几十两上百两,换做谁都会心动一下。

  顾阳沉默无语,缓缓走到一间酒馆前。

  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檀香,他忍不住叹道:“是名贵的紫檀香,这里倒是奢华。”

  外面的乞丐为一个包子抢的头破血流,酒馆里一根檀香就值纹银十两,门内门外,宛如两个世界。

  小二一脸自豪道:“客官,这是咱们天香酒馆的特色,肃州城独一份!”

  “给我来一坛汾酒,再来二两牛肉。”

  “好嘞客官,只是没有位子了,您看能不能和别人拼一桌?”

  顾阳望去,发现这里果然生意火爆,都已经坐满了。

  小二笑道:“都是准备听说书先生讲金刀戏凤呢,马上就要开说了,所以生意非常好。”

  这时一个靠窗的青衫男子举杯对着顾阳笑道:“看阁下气度斐然,若是不嫌弃,不如一起坐坐?”

  顾阳淡淡一笑,毫不拘谨地坐下,将背上刀剑放到桌子上。

  “在下郑浩文,肃州城中一介教书先生,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免贵,我姓顾。”

  “顾大侠一看就不是常人,郑某最喜欢结交江湖英雄,这杯酒,敬顾大侠!”

  郑浩文倒了两杯酒,笑道:“这里的汾酒一般,最好吃的是这状元红,我先干为敬!”

  说着他一饮而尽。

  顾阳微微一笑,随手将酒杯扔掉,酒水洒了一地,郑浩文神情一变,露出不快之色。

  “郑兄莫怪,这小酒杯有什么意思,要喝酒,得用大碗。”

  郑浩文哈哈大笑,道:“顾大侠真豪杰也,小二,拿大碗!”

  满满倒上一大碗酒,在郑浩文的目光中,顾阳一饮而尽,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

  “继续满上。”

  郑浩文拍手称快,亲自给顾阳倒酒。

  两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好不痛快。

  就在这时,醒木一拍,说书先生走上台了,开讲。

  “诸位看官,今日小老儿讲金刀戏凤的最后一章,金刀郎空怀江湖凌云志,肃州城一杯毒酒皆成空,这讲的,便是那金刀之死!”

  郑文浩神情一变,不再恭维,而是露出一抹阴沉的笑意。

  锵!锵!锵!

  无数拔刀声响起,酒馆里的客人一瞬间展露魔威,目光中杀气腾腾,就连那说书先生,也露出一丝冷笑,显露出一品气势。

  郑浩文冷然道:“顾阳顾大侠,再次介绍一下,本座乃万毒窟掌教,你刚刚喝下的酒本是无毒,但加上你进门闻的檀香,便会成为一种剧毒,本座称之为腐骨断肠散,现在的你,是不是觉得真气运行不畅,血肉如被蚁食?”

  说书先生冷笑道:“三位魔门掌教,十七位魔门长老,还有二十八名精英弟子,再加上奇毒腐骨断肠散,顾阳,能死在这样的阵容下,也不枉你刀剑双绝之名了!”

  之前的店小二也挺直了腰板,眼中无比阴森,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道:“在下五鬼门门主,本座最讨厌相貌英俊的小白脸,顾阳,你这张脸,我会一刀一刀给你划烂!”

  说书先生皱眉道:“老鬼,顾阳的头是盟主要的,你别擅作主张。”

  这时,一直沉默的顾阳突然动了,三大掌教,十七位长老,二十八名精英弟子,一齐后退一步,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人的名,树的影,顾阳之凶名,那是一刀一刀砍出来的,谁也不想被他拉着殉葬。

  但顾阳却是把酒倒满,然后缓缓喝下,细细品味着其中滋味。

  他轻轻一叹,道:“真是好酒。”

  这一下,就算是魔门中人也忍不住佩服他的气度风采,只能说盛名之下无虚士。

  顾阳望着他们道:“你们是不是和燕青涯有仇?”

  众人对视一眼,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顾阳叹道:“若是无仇,他为何派你们来送死?”

  三位魔门掌教心中怒火沸腾,他们也是成名多年的巨孽,都是一品境的绝顶高手,哪里受过这般轻视?

  “黄口小儿,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顾阳淡淡道:“那你们为何还不出手?在怕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都有些心虚,虽说顾阳中了剧毒,但谁知道他还藏着什么手段?第一个出手的人往往最吃亏。

  顾阳摇头笑笑,道:“既然不敢出手,那顾某便借你们几分胆气。”

  说着他竟转身面向窗外,一边饮酒,一边看着那肃州城中的蝇营狗苟。

  众人看着他完全不设防的后背,忍不住恼羞成怒,同时又心思涌动,跃跃欲试。

  (感谢长弓不开车的打赏,兄弟已经连续打赏很多天了,感动!本章三千字,第三更了,求张票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