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网游之王者再战

2010 星愿

网游之王者再战 遗忘之志 7034 2022-06-23 05:56

  第2011章 星愿

  “你身上怎么这么烫啊,难道是发烧了吗?”

  “哪,哪有?我——啊,因为之前扑上来的时候刚刚解除了流火护盾,现在可能还带着一点余温吧。”

  “哇哦,那还真是感谢你没有直接扑上来烧死我——所以现在能放开我了么?”

  “不要。”

  过往游客递来的洗礼视线与隐约传来的窸窣窃语声中, 红发的少女就这样一直抱在段青的怀中,那斩钉截铁的话也是在紧拥的耳边响起,紧随而至的还有千指鹤骤然想起了什么之后的一声惊呼:“啊,对了。”

  “你先回去吧。”

  没有松开自己的双手,红发少女扭头望向雨地的脸上充满了感激:“谢谢你带我到这里来玩,我真的很开心。”

  “——”

  眼中的怒火仿佛都要化作实质性的射线,双拳紧握在自己身后的雨地半晌之后才从自己的牙缝中挤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不……用……谢,但是——”

  “你这个混蛋, 是不是早就埋伏在这里?”

  他将沸滚的双目指向段青, 后者依旧在千指鹤不依不饶的拥抱中挣扎和困惑着:“所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哎呀你能不能先松开,我都没法走路了!冰霜魔法的控制效果都没有你现在的效果好!”

  “我不我不我不!不能走路的话,你还不能说话吗!”

  “唉,就算你不在意周围的眼光,我也害怕自己丢掉性命啊,要是让灵冰那个家伙看到了——”

  “让,让她看到了又怎么了?我就是要让她看到!”

  “你想干嘛?事先警告你,我现在脑门上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你可别在我身上又烧一把火啊。”

  “那不是正好吗?我可是火属性的,最擅长的就是放火了!哼哼,就让你这个天天就知道躲起来的臭大叔知道,我红莲魔女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灰一红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影身边骤然响起了一声撕裂心扉的嚎叫,与之相伴的还有雨地那发泄怒火之后气喘吁吁的沉重呼吸声,他恶狠狠盯着面前停下了争吵、正在用各自奇怪的目光回望着自己的那两张面孔,最后还是向着山下的方向转身跑了出去:“——他怎么了?”

  “别管他。”双臂紧紧地勾在对方的脖子上,千指鹤嘟哝着将脑袋重新埋回到了段青的颈间:“纠缠了我这么久,他是什么心思我难道还看不出来?真当我是傻子么?”

  “好不容易有个看上你的人,还愿意像跟屁虫一样伺候你, 你至少待人家好一点嘛。”于是段青也跟着放下了自己皱起的眉头:“这么直白的闹翻,以后还怎么一起共事?”

  “我就是这样的脾气!之前忍受了他那么久,已经是我收敛之后的表现了呢。”得意地甩着自己的身体,千指鹤用身躯的重量拉着段青往祭坛的另一边走去:“至于共事的问题嘛……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些勾心斗角的权力斗争什么的,他们不愿意带我玩就算了,我还不愿意带他们玩呢!”

  “唉,所以说要不是芙蕾雅还健在,你估计早就被排挤出法师议会了。”段青不由自主地按着额头:“不过我本来也没在这方面对你抱有多大希望,毕竟你不是当老大的那块料呢。”

  “说什么呢!我可是很有用的!”千指鹤那鼓起腮帮的可爱表情也近在咫尺:“之前的比赛没有给我上场的机会,不然我也有办法把那些所谓的职业选手打得落花流水!”

  “你?算了吧。”段青露出一脸不信任的表情:“先不说与职业选手之间的战斗经验差距,你手上的那些战斗细节还需要提升很多呢。”

  “我,我有我自己的战斗风格嘛!手上的施法控制不精细的话,那就用威力盖过去!力大砖飞,力大砖飞听没听过?”

  又一次接近到了绿色的草海与天空连接成一片的美丽画面前方,千指鹤一脸自信满满地说道,那与先前平静的情绪完全不同的面庞上此时也洋溢着无法抑制的笑意,看上去就像是一枚正在冉冉升起的太阳:“所以……你会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青灵冒险团已经满了,再加人就要成立二队了, 除非灵冰愿意放开这个口子,或者把朝日东升或者格德迈恩之类的人踢出去。”

  “又不是没有替补这个说法, 临时换个人又不是不行嘛!而且……这个队里真正说话算话的人是你,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不不不,是她,她才是团长,我哪敢忤逆她的意思?你可不要乱说话啊。”

  “……我不管。”

  静静地依偎在段青的肩膀上,红发少女脸上依旧带着热情的笑意:“反正我这辈子是赖上你了。”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放弃了从对方手中挣扎而出的想法,挂着一个人型“包袱”的段青一脸头疼地问道:“之前的你不是这样的啊,就算是再早一些之前,刚刚认识你的那段时间——”

  “再早一些之前的时候,也是我先认识的你吧!”千指鹤一脸没好气地打断了对方的话,然后又在对方皱起眉头思索的反应中睁大了眼睛:“什么?难道不是?灵冰姐姐是什么时候去过你家的?”

  “呃,这个嘛……”

  “唉,其实我也知道。”

  终于松开了自己的双手,红发少女缓缓地将自己那活性十足的身躯从对方的身边摘了下来:“都已经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无论是比感情还是比坚韧和毅力,我肯定都是不如灵冰姐姐的。”

  “若不是她,青山大叔你现在说不定还会藏在这个世界的哪个地方,死也不会出来吧。”红发的少女心驰神往地想象道:“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还是很感谢灵冰姐姐呢,还有一直以来为了你在外面勇敢打拼的语殇姐姐,如此完美而潇洒、却又一直愿意侍奉在你身边的凝兰姐姐……有这么多优秀的女子愿意跟在你身边,任何一名像我一样想要接近你的女人也会觉得相形见绌、难以自容吧。”

  “你也有你的优势嘛,而且她们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好。”面对少女微笑中带着几分忧伤的表情,段青劝慰的语气也跟着软了下来:“要是真的都有这么好的话,现在大概也轮不到我在这里头疼了。”

  “这话可轮不到你来说。”有些调皮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千指鹤那波浪般的红色长发此时也随着她扬起的笑脸而一同在空中挥舞着:“到底谁更优秀谁更厉害,没有人比我自己心里更清楚啦!所以——”

  “我本来都打算放弃了。”

  双手背在自己的身后,小跳开来的红发少女在祭坛边变成了火焰的精灵:“每天都有越来越多优秀的人围着你转,我这种泼辣野蛮又不礼貌的野丫头肯定是排不上号了呀!我也不是喜欢拖拖拉拉、粘来粘去的人,与其继续绞尽脑汁跟灵冰姐姐他们较劲,继续上演那些古老连续剧里的狗血桥段,最后惹得好多人都不开心,还不如现在就干干脆脆地退出竞争好了。”

  “我一直是这么想的——直到不久之前。”再度蹦跳着跑了回来,千指鹤将笑脸再度凑到了略显不知所措的段青身边:“你知道这座祭坛有着什么样的传说吗?传说在这里许下的愿望都能得到实现呢!刚才我就在这里许下了愿望!”

  “还,还有这种谣言?这是哪个吃饱了撑的——咳咳,没事没事。”心中涌出了某种不妙的感觉,额角流汗的段青将视线扭向了刚才掉落下来的天空方向:“什么愿望?”

  “怎么,你以为我许的是‘让我和大叔你永远在一起’吗?怎么可能,哈哈哈哈!”火热的气息贴至近前,兴奋无比的少女似乎对此时亲密的状态毫无所觉:“都说了要放弃的嘛,我陈千——咳咳,我千指鹤可是一言既定驷马难追!又怎么可能轻易反悔?我许的愿望是——”

  “请上天赐予我一个男朋友,一个像大叔你一样优秀的男朋友。”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来回踱着步,少女的吐息如兰花般绽放:“只要能像你一样优秀,然后对我好一点,长得再稍微帅一点,那我就心满意足啦,若是老天爷愿意可怜可怜我这个年幼弱小无助的女子,愿意让我得到同样炽烈光辉的‘那个他’,那就让他像璀璨的流星一样降临到我的面前……噗!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只是赌气随便许下的愿望,没想到你就真的从天上掉下来了!”说到这里的少女笑得愈发灿烂,那前仰后合的样子也与一旁面色发青的段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哎呀呀,真是感谢上天,居然连实现的方式都无比符合我的要求!大叔,你不觉得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

  “我觉得这只是个巧合。”段青嘴唇哆嗦着回答道:“不信你可以换个愿望,或者换个时间再说一次,我保证不会再有人掉下来了。”

  “那——可——不——行!”拖长了音调笑靥如花地回答道,千指鹤一脸得意地扭过了头:“应验了就是应验了,这可是上天的旨意!就算真的退一万步讲,所谓的‘神山许愿’都是美好的童话,它也已经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呢!”

  “我现在充满了勇气!”双手上举摆出了一个有力的姿势,千指鹤的神采仿佛也如同她飘扬纷飞的红色长发一样熊熊燃烧了起来:“我现在就去找灵冰姐姐——”

  “停!”一把拉住了对方的手臂,段青大惊失色地打断了对方的话:“你要去干什么?你不会真的要去打一场吧?”

  “谁说要打架了?我只是去跟她商量入队的事情啦。”用无辜的眼神回望着对方,千指鹤的双眼中闪耀着晶莹的光辉:“干嘛?不让我入团,还不允许我努力一把么?”

  “呃,这倒是没有。”于是段青讪讪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臂:“总之……那个……唔,能看到你现在这么精神,我也算是安心了,哈哈,哈哈哈哈。”

  “那我就先走啦,不打扰青山大叔继续进行什么神神秘秘的行动了……对了,听说灵冰姐姐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萝拉的那个小店,是这样么?”

  “应该是吧,我也只是听说——哎哎哎?这就走了?”

  “一会儿见,大叔!”

  充满活力气息的少女身影已经跑向了山坡之下,那风风火火的跃动之躯方向也只留下了千指鹤小声嘀咕的残片隐约传来:“路总要一步一步地来嘛,首先是取得天天相处的机会……”

  “我有预感,我的身边又要开始乱起来了。”呆呆地望着对方消失在金属废墟之间的那缕残迹,段青半晌之后才喃喃自语出声:“唉,这可如何是好?”

  “在我们古老魔法师一辈的说法里,你的这种遭遇被称为‘匹奇花运’。”

  成熟的音线出现在了段青的脑海内,属于薇尔莉特的揶揄声音也恰当好处地开始加入对段青良心的拷打:“获得这种命运的男女一般会在一段时间内拥有超乎正常的异性青睐关系,然后因为彼此之间争夺配偶的争斗而遍体鳞伤、死有余辜呢。”

  “最后那个词绝对不适合我,我也不是故意——好吧,我确实有一点点高兴就是了。”段青耷拉着脑袋回答道:“放在三年前,我可能会跑到絮语流觞面前耀武扬威一番,然后被那个蛇蝎女人想出各种办法把这位‘第三者’暗中处理掉……嘶,不会再‘凑巧’被絮语流觞听到这些话吧?那我今天可就倒霉透顶了。”

  “无数世俗界的人都对你现在遇到的这种命运求之不得,结果你现在还不领情。”薇尔莉特的回答话音中也充满了讽刺的感觉:“刚才实验失败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摔死你一次呢?”

  “下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掉到这里了——等等,刚才的实验。”被对方的这句话所提醒,原本还在哀怨咬牙的段青忽然抬起了自己的头:“我为什么会掉到这里来?我不是构造了一条通往‘彼界’的道路吗?”

  “应该是你的构造出现了偏差,或者是在形成的一瞬间遭到了虚空的扭曲。”薇尔莉特声音低沉地回答道:“在虚空的不确定性面前,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确实,它本应毫无规律可循。但是——”段青指了指自己的脚下:“为什么会是这里?”

  “……我明白了。”

  似乎同样注意到了段青的强调,薇尔莉特的声音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查一下记录吧。”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