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重生2011

第四百二十二章 都是千年的狐狸

重生2011 独钓长江雪 9935 2022-06-23 10:57

  “行。”

  没有睁开眼,闭目养神的许仁山思考着另外一件事。

  为了避免让对方察觉,许仁山找的那位侦探,还是从港城那边寄过去的资料,想必那几家报纸也不敢随意压下不报。

  资料已经撒出去了,不知道有没有给魔都的宋某人造成什么困扰。

  目前,他让人在暗地里调查的重点资料也才五六份,其中每一份都没办法让千亿市值的大宋实业伤筋动骨。

  毕竟,他在商场的基础太过薄弱,没办法在短时间里找到更好的切入点。

  大宋实业的千亿市值,可是实打实的产业,绝非几年后喜视集团鼓吹出来的泡沫市值可比。

  做实业的,顶风扛雨的能力和本地的人脉资源,绝非常人可想象。

  就像多年后的黄首富,欠了银行几千亿,卖卖凑凑就把所有的欠债还上,轻装上阵,没两年照样回到富豪排行榜前列。

  换做没有实体产业支撑的互联网行业,早就躺平破产,老板出国跑路了。

  目前为止,针对那位宋某人的动作,许仁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让人继续在暗地里收集对方的负面材料。

  有些人,也只是当做潜在目标,不敢贸然去接触,免得引起那位宋某人的警觉。

  至少,那位宋某人也顾忌表面上的面子,不敢明目张胆地做什么动作,只在暗地里搞些小动作。

  真要撕破脸,很可能会引起大麻烦。

  反正,只要在大宋实业彻底倒台前,找到有关证据,让那位宋老板自食其果,许仁山并没有那么急躁。

  “老板,到了。”

  没过多久,就在许仁山的沉思中,宾利开到了玉茗集团公司所在的大厦楼下。

  “章副经理,坐。”

  “许总,谢谢您。”

  刚在董事长办公室坐下不久,许仁山就见到了有过几面之缘的营销部副经理。

  身材修长的三十岁职场女青年,普通的脸蛋上带着点憔悴,搭配着一身女式西装,气质整体看上去不错。

  只是,对方一见面就跪在地上,吓得许仁山连忙上前扶起对方:“章副经理,这本就是公司应该做的。”

  “许总放心,我以后一定加倍努力,为公司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的大恩。”

  脸颊上带着泪痕,看到希望的章航影只能用这种誓言,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

  按照先前的安排,她辞了工作陪女儿去老家省城看病,后续的治疗费用单靠丈夫一个人的工资,肯定会有很大的压力,甚至还需要把杭城这边供着银行贷款的房子卖掉。

  前两天接到自己上司刘经理的转述,公司暂时保持她的工作岗位和工资,已经让章航影心存感激,觉得公司很有人情味了。

  哪知道喜讯接踵而至,刘经理转达了公司内部尚未公布的新福利。

  集团新成立一个‘玉茗员工医疗保障基金’,玉茗集团员工可以享受直系亲属的医疗报销,自费10%的超出部分也由集团医疗保障基金支付。

  那一瞬间,原本处于深渊的章航影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之光,接连几天除了工作时能保持专注外,其余时间都是有些飘忽忽的。

  可以说,年轻老总一句轻飘飘的决定,直接拯救了她们这個风雨飘摇的家庭。

  “做牛做马就不必了,公司和你们每一位员工都是相互成就,共同进步。”

  场面话说了几句之后,许仁山亲自把对方送到门口,刚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就看到手机传来一个微微信息提示音。

  “帅哥,有空一起吃个下午茶吗?”

  坐在杭城国际大酒店旋转餐厅的位置上,吃着下午茶的诸葛嘉乐右手晃动着手中的咖啡勺,视线落在左手的手机屏幕上。

  普拉达系列的白色无袖吊带上衣外加黑灰条纹及膝裙,让她的气质显得颇为突出,加上两条半指宽的白色吊带之间的心口位置,美丽的风景曲线跃然于上,散发出一种魅惑的气息。

  一位正坐在不远处用苹果手提电脑办公的青年男子,时不时地用眼神瞄着那位气质超群的美女,却又不怕唐突佳人,有些踌躇不定。

  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又一个身穿阿玛尼银色西装的中年男子上前搭讪,却被那位大美女摇头拒绝,让他心里忍不住松了口气。

  这是今天他看到的第三个搭讪者,没有一个是成功的。

  只要别人不成功,他就还有希望,哪怕只是心里安慰的一点点。

  不知过了多久,特地发信息跟上司请假的青年男子握紧拳头,准备为自己争取一次、不留遗憾的时候,一位帅得让他羡慕嫉妒恨的年轻男子径直坐在了那位大美女的对面。

  对方那一身长裤衬衫不知道什么品牌,但是对方手腕上的江诗丹顿闪烁着钻石的光芒,让青年男子没有了任何攀比的心思。

  最让他心碎的是,他的女神竟然对那位江诗丹顿笑了。

  笑得那么美,笑得那么热切,让他的心碎成一片片。

  ......

  “嘉乐姐真是好雅兴。”

  来到对方面前坐下,能感觉到不少男士若有若无的目光聚焦过来,许仁山笑着揶揄一句。

  还真别说,就对方的身材、打扮、气质,确实是在场最靓的妹子。

  能在这个时间点来吃下午茶的,基本上算是小资或追求小资的妹子,身材脸蛋或许都有些自信,但在气质上,这位诸葛嘉乐毫无疑问地更高两筹。

  那是家庭经久多年熏陶出来的底蕴,可不是什么化妆和打扮就能比拟的。

  “许小弟也不忙啊,你这位百亿富豪,不用处理公司事务的吗?”

  听着眼前这位年轻百亿富豪叫的这声‘姐’,诸葛嘉乐很是受用,娇笑着反问道。

  身体稍动之间,上衣两条吊带间的心微微跳动,沉甸甸的事业线引导着男人的心跳速率。

  相比于上次在南山竹园的夜晚轻轻一瞥,如今下午阳光正好,诸葛嘉乐打量着眼前的年轻富豪,美目中异闪连连。

  对方的沉稳大气,丝毫不逊于她的那位姐夫,问题是对方比姐夫还要年轻,还要帅气。

  真是太可惜了,对方竟然这么早就已是有妇之夫。

  “下者劳力,上者劳人。公司的事务什么时候都可以处理,但嘉乐姐的邀请,却是时不再来。”

  关于这个问题,许仁山回答之后顺带恭维了对方一句。

  在接到对方的邀请短信之后,他可是思索了几秒,才决定过来和对方接触看看。

  毕竟,在他得到的资料里,那位宋某人对这位小姨子可是比较上心的。

  细究诸葛嘉乐名下的两家上市公司,对方真正的持股并不多,或许就是宋某人用来转移资产的渠道。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帅气且风趣的许小弟,诸葛嘉乐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

  半个小时里,两人边吃东西边闲聊,关系在无形之中亲近了不少。

  “许弟弟晚上有安排吗?”

  感觉时间不早了,诸葛嘉乐笑着询问对方一句,言语里藏着若有若无的邀请。

  “我要回去陪老婆吃饭,下次再请嘉乐姐喝茶。”

  说起要回家陪老婆吃晚饭的事,许仁山的脸上满是坦然。

  虽说对方算得上是一个高水准的成熟美女,但他没有什么想法,也就无所谓的瞻前顾后。

  譬如旁边那位时不时就瞥过来的白领青年,表面上是看着面前的苹果电脑,双手却是难得动一下,旁边的茶点更是一口未动,实在是太明显了点。

  不上来搭讪试试,怎么能知道被拒绝后的伤心。

  “行,那我可就等着了。”

  听到对方的话,诸葛嘉乐妩媚一笑,没有过多挽留,结束了今日份的下午茶约会。

  等到对方离开后,诸葛嘉乐瞥了眼那个蠢蠢欲动却不敢迈出第一步的男青年,叫来一个服务员,写上一张便签让对方转交。

  这样的小青年,她见得多了,今天心情不错,也算是做一件善事。

  一直看着那位气质上佳的美女离开,坐在苹果电脑面前的男青年始终没有过去搭讪,之后收到了服务员递过来的便签。

  看着上面隽秀的字迹,男青年眼中的欣喜快速转化为内心的苦涩。

  ‘等赚到第一个十亿的时候,再来问我号码!!!’

  10亿......

  就他现在的收入水平,不吃不喝,也得几百年啊。

  或许,断了不该有的念想,是一种幸福。

  ......

  “有趣。”

  回到宾利车上的许仁山,想起先前和那位诸葛美女的聊天情形,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可不认为自己只是和对方见了一面,真的就让人喜欢上,又不是人见人爱的美金。

  不过,现在只是他在心里把宋某人当成了必除的假想敌,宋某人暗地里的龌蹉也不会告诉这个小姨子。

  那么,对方的举动,就颇有深意了。

  悠闲的日子里,突然多出这位别有目的的美女作为调剂,倒也不是一件麻烦事。

  而来到酒店地下停车场的诸葛嘉乐,坐进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驾驶位上,拨通了一个号码:“六点半,青山小筑。”

  “你请客啊。”

  “我请。”

  “行。”

  约好了吃晚饭的闺蜜,诸葛嘉乐想起先前进退有据的年轻富豪,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魅力的失效。

  想想对方的身材和气质,她倒也很快释然了。

  以那位许小弟的本钱,之前遇到的美女不会少,甚至上官明艳以前未必没有想法,只可惜被某人捷足先登了。

  当然,她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很有自信,却也没有在资产上和那位许夫人交锋的打算,那可是她姐夫都眼热不已的庞大财富。

  晚上六点二十五,红色法拉利停在青山小筑门口,下车后的诸葛嘉乐随手将车钥匙递给门童,踩着高跟鞋走进了餐厅大门。

  “怎么样,你下午茶约成功了吗?”

  见到好友进来,早已坐在那里的陈笑歌随口问了一句,红唇搭配着淡淡的眼影,无形中带着难言的妩媚。

  既然对方约她吃晚饭,想必也没有约出对方,大家半斤八两。

  只要对方没有成功,那她的毫无进展,也不算丢人。

  “和许小弟吃了一个小时的下午茶,肚子有点饱了,晚餐你点就好。”

  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诸葛嘉乐随手将手机放在一旁的桌上,示意对方点菜。

  “凭什么啊???”

  听了对方的话,发了好几条微微信息都不见回复的陈笑歌立马不乐意了,恨恨地将刚拿起的菜单砸在面前的桌子上。

  她和诸葛嘉乐,差在了哪里??

  身材、脸蛋、大长腿,陈笑歌自然从高中开始,就从来没输过旁人,现在那位许小弟竟然置她不理,却和诸葛嘉乐吃了下午茶。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她也不会这么生气。

  另外,若是没有进展,那位宋大富豪答应的巨额报酬,可就打水漂了。

  “你不会真的想拿我姐夫所说的报酬吧?”

  意外地挑了挑眉,看着真生气的好友,诸葛嘉乐反问道:“若是你真的那么做,不怕得罪了明艳。而且,那位许夫人可不是什么好相予的人物,她可是凭借一己之力把三家濒临倒闭的公司做到每家年利润过亿。”

  她只是随意布局,并非一定要破坏许小弟和他夫人的关系。

  至于姐夫前些日子在酒桌上的戏言,诸葛嘉乐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只要拿到和那位许小弟亲密的证据,她姐夫就愿意出价2个亿购买,那也要考虑能否承受那位许夫人和上官明艳的怒火。

  在她看过的资料里,那位表面温柔端庄的许夫人,早年间可不是好相予的女子。

  在接手三家公司之初,那位许夫人大刀阔斧地整改,短时间内就让公司扭亏为盈,背后更是有惊人的财富作为支撑,绝对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大家都是女人,若换做她自己,被外人刻意破坏婚姻,诸葛嘉乐觉得自己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对那个第三者进行报复。

  代价多少无所谓,第三者必须***。

  “我管其他的呢,只要拿到你姐夫要的照片,2个亿足够我下半辈子不愁吃喝了。”

  白了对方一眼,陈笑歌语气幽怨地讽刺道:“我可不像某人,有个好姐姐,随随便便就成了两家上司公司的法人。”

  “你也说了是法人,我手上的股份才几个点,没多少钱。”

  摆了摆手,诸葛嘉乐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为了安慰你受伤的心,今晚你随便点。”

  她知道这位好友大手大脚惯了,家里的企业最近也遇到了困境,没办法像以前那般潇洒。

  可惜,她自己也没有多少资本,只能爱莫能助。

  “哼,那我就不客气了。”

  短暂的气愤过后,陈笑歌一连点了几个招牌菜,顺带还点了一瓶六位数的红酒。

  ......

  “老板,已经调查清楚了,是港城那边寄过来的举报证据,才让几家报纸的编辑不敢压着。我已经约了那几家的总编和副总编,后续报道会压下去。”

  “嗯。”

  听到助理的汇报,坐在劳斯莱斯幻影后座的宋河礼随口应了一句。

  “今晚,我已经为郝领导准备了两罐黄山大红袍和两瓶十年份的汾酒。”

  “他秘书和司机那里,也要安排好。”

  “好的。”

  很快,宋河礼在一家其貌不扬的河边餐厅门口下车,迈步走进某个包厢,与里面的唯一客人握手:“郝哥......”

  ......

  与此同时,许仁山和老婆吃完晚餐,在小区散步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位让人意外的不速之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